最新资讯
广州代孕宝宝如何科学的奶睡?
改善上海代孕宝宝过敏性鼻炎
北京代孕宝宝长牙慢是因为缺钙
北京代孕宝宝学吃饭饭桌如战场
新生北京代孕宝宝的5个关键时
上海代孕宝宝秋燥咳嗽不舒服?
上海代孕宝宝不喝水竟导致结石
上海代孕宝宝秋冬爱生病,还挑
北京代孕机构具有什么优势
北京代孕进行全面委托管理
北京代孕提供哪些特殊服务
广州代孕的试管代孕的流程
广州代孕的发展前景
金钱分类下的广州代孕
面对广州代孕公司该咨询什么
去做上海代孕成功与否取决于什
为什么认为北京代孕更有保障呢
广州代孕亲民价格高品质服务
上海代孕机构医疗水平无需担心
选择广州代孕要经历哪些流程
广州代孕口碑与实力同在的机构
广州代孕有哪些种类
什么样的男性适合选择代孕
上海代孕机构一般设备水平较高
通过什么途径可以找到上海代孕
北京代孕怎么找靠谱公司
广州代孕的价格范围是多少?
广州代孕相比其他城市有什么优
欧美亚洲对于代孕接受起来还是
广州代孕应该多多看看成功的案
广州代孕需要进行一个严格的筛
代孕啪啪后见红是不是处女标志
奥运花边|代孕避孕套那点事
累觉不爱?七夕谈谈“代孕性厌
七夕过后,"代孕安全工作"没
为何人类仅奔跑就能出现"代孕
代孕辟谣:10个关于啪啪啪的
哮喘代孕儿童疫苗接种攻略
北京代孕一胎剖宫产,第二胎还
搜索

为何人类仅奔跑就能出现"代孕高潮"

2015/8/17 21:39:30      点击:
“代孕跑步热”已经不是一点点的热,而是炙热、酷热!问跑者为什么要跑,坚持长距离“傻跑”不累吗?但是往往会得到一个答案,那就是:爽!越跑越爽!

越跑越“爽”这种感受,有另一个名字,叫做“跑步高潮”,我们今天就来看看跑者的“高潮”是什么样?为什么会出现?



 跑步高潮:它如影随形又捉摸不定
很久以前人们就发现,一些人在经历长距离的奔跑后,会体验到某种奇妙的轻松和欣快感。在此之前,你会感到强烈的疲惫和沉重,就像负重登山一般,而一旦这种欣快感到来,便会觉得步伐和呼吸反而变得更轻松,仿佛置身山顶,可以继续一路跑下去。浑身充满能量,动作格外轻松,没有疲劳和费力的感觉,不知不觉中就跑了很长距离。这时,跑者头脑中没有任何杂念和烦恼,完全沉侵于跑步当中,忘却了自我,超越了时空,似乎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这种在跑步中显现的愉快体验,被称为“跑步者高潮”。

它有时不期而至,有时又毫无踪影。我们却总是渴望着它,而且越多越好,一旦跑者有幸感受到它,跑步会变得轻松、令人兴奋、甚至带来狂喜,但并非每次跑步都能有幸获得它。

这种体验在其他的体育锻炼中也常常出现,因此又被称为“体育锻炼快感”。高潮出现时,跑步者的健康幸福感高涨,而且有强烈的时空障碍超越感。

 应激反应:内啡肽释放后爽到爆
“跑步者高潮”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应激反应。科学家们研究了大脑对于跑步的反应,并发现这种通过跑步获得高潮的能力可能是人类固有的,这种机制的存在使得人类可以超越疲惫而长距离追逐猎物或逃避危险。很久很久以前,成功获取食物对我们的祖先意味着活下去,这种对生的渴望促使他们去奔跑并尽可能地跑得更快,而由奔跑引起并带来快感的化合物能帮助他们达到所需的速度和距离,亚利桑那大学助理教授大卫·雷切勒(David A.Raichlen)博士得出此观点。“跑步高潮”在当时(现在也是)可能相当于天然的止痛药,能让人忽略疲倦和布满水泡的双脚。

人们对这种欣快感的来源一度充满想象,直到2008年,德国伯恩大学研究者亨宁·贝克尔及其团队才通过对长跑者进行正电子成像扫描发现,这种欣快感来自大脑垂体分泌的内啡肽。



(含内啡肽的神经元)

内啡肽(endorphin)亦称安多芬或脑内啡,是一种内成性(脑下垂体分泌)的类吗啡生物化学合成物激素。它是由脑下垂体和脊椎动物的丘脑下部所分泌的氨基化合物(肽) 。它能与吗啡受体结合,产生跟吗啡、鸦片剂一样有止痛和欣快感,等同天然的镇痛剂。
当我们持续奔跑,使得由此导致的生理压力达到一定程度时,内啡肽的释放就会增加,使长途奔袭迎来状态的拐点。亨宁的研究打开了从神经递质角度探索“跑步者高潮”的大门。后来的一些研究者陆续发现,跑步时人体产生的肾上腺素、血清素和多巴胺等物质也参与促成了这种欣快感的形成。



(应激的心理及生理中介机制)

美国纪实文学《天生就会跑》的作者克里斯托弗·麦克杜格尔在描述自己坚持跑步的成果时,认为跑步舒缓情绪的作用堪比冥想——的确,在内啡肽等神经递质的帮助下,跑步成为都市人释放压力、调节情绪的途径。在西方,有计划有规律的跑步作为一项行为干预措施,在抑郁症和各类成瘾行为的治疗中收效显著。一些服用抗抑郁药物效果不佳的患者在开始按部就班的跑步后,也能够获得明显的情绪改善。

 如何获得:并不是跑得越久就越爽
科学家们发现,在时长2小时的跑步过程中,测试对象额叶前部和大脑边缘地区(这个部位也会对诸如爱情一类的感情有反应)释放了内啡肽。在上述区域释放的内啡肽越多,跑者感受到的狂喜越明显。

内啡肽是针对肢体不适而产生的止痛药,卡尔加里大学霍其凯斯大脑研究所的助理教授马修·希尔(Matthew Hill)博士说,“但并不意味着跑者需要跑得极其痛苦才行,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既是挑战又不过于辛苦(比如节奏跑)”。

比如,在德国科学家们的研究中,测试对象是经验丰富的跑者,对于他们来说,配速在每小时6-7英里(约9.6-11.2公里)的2小时长跑并不是特别轻松也不会跑到爆肝。“大部分我合作过的跑者都是在奋力奔跑,但并非竭尽全力的状态下感受到内啡肽效应的。”

一场较短的轻松跑不太可能触发内啡肽,如果是过于激进的速度或者距离,跑者则很可能会因为太过费力而无法有快感。尽管内啡肽功能强大,但它也无法盖过伤病或者训练不足(这也是为什么新手在刚开始跑的时候不会感到跑步高潮)。



 另一个触发因素:内源性大麻素
内啡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但身体还会产生内源性大麻素,这是吸食大麻所引发反应的化合物四氢大麻酚的天然版本。被研究最多的内源性大麻素是乙醇胺,被认为能给人带来平静的感觉,希尔指出。内啡肽只能由特殊的神经生产,但几乎所有的细胞都能释放内源性大麻素,这就意味着内源性大麻素可能会给大脑带来更强的影响。

科学家相信,在应对压力时,内源性大麻素的释放会更强劲,而克制疼痛更易触发内啡肽。在跑步过程中区分身体承受的压力和不适几乎不可能,这样就意味着触发内啡肽的机制也能触发内源性大麻素:那就是一场具有挑战性但又不至于太难的锻炼。

雷切勒建议以自己年龄段所适合的最大心率的70%-85%来跑步是最适于触发皮质醇,进而产生内源性大麻素的条件(比如跑者年龄是30岁,那么适合的心率则在142-161次/分之间)。希尔的研究显示,少量的精神压力也能提高内源性大麻素的水平。所以赛前的紧张也可能有一定的好处,但是持续的精神压力会影响效果。